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学者风采

用一生来认识青藏高原 这本读不完的“天书”

——记2019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重大贡献奖获得者赵新全

2020-11-18 青海日报 叶文娟
【字体:

语音播报

赵新全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采集牧草样品(2020年2月29日手机拍摄)。新华社发

  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3项、主编专著4部、授权专利9件、制定技术规程19项……这一个个荣誉属于中国科学院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学术院长赵新全。作为青藏高原草业科学研究领域的领军人才,37年来他始终致力于青藏高原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与生态畜牧业协调发展的重大课题研究。

  牧民眼中的“羊老师”

  1978年,作为恢复高考的老三届学生,为了学个“管用的专业”,赵新全选择了畜牧兽医专业,成为当时少有的选择学习兽医的学生。

  既然选择了兽医专业,那就要去牧区工作。于是,1982年的那个夏天,大学毕业后的赵新全坐着解放牌大卡车来到了中科院海北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工作。

  家乡陕西8月已是身穿短袖大汗淋漓的暑期,但在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8月份还要生炉子,可想而知冬天的寒冷。“刚去时没经验,冬天要到河边凿开冰窟窿打水,回来时手竟然粘在桶把上,撕下来一层皮”。赵新全回忆说。

  初到海北开展工作,老师交给赵新全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摸清高原牲畜的季节体重变化。每个月为173只羊称重记录,活蹦乱跳的羊劲儿很大,要骑在羊身上抓住两只犄角,几个人才能把羊控制住。刚完成三四只羊的称重,汗水已经浸透全身。

  经过一年的观察记录,赵新全和这些羊已经很熟悉,他给羊起上了“黑蛋”“秃头”等名字。功夫不负有心人,赵新全从日积月累的记录观察中,发现了高寒地区牛羊生长周期长、出栏率低的原因。“要保护生态,牧民就不能养那么多牛羊,可牧民也要靠牛羊过日子……”赵新全意识到,问题的核心在于怎么让牛羊在冬天不减重,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也要保护当地群众的利益。

  问题找到了,关键是要解决问题。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赵新全开始全新的探索。他通过冬天补饲的方式,让牲畜得到相对充足的营养补给。除了草,还想方设法为羊提供更多营养。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冬天羊的体重不减反增,牧民见了连连惊叹,并亲切地称他为“羊老师”。之后,暖牧冷饲模式逐渐在当地推广开来,以前羔羊出栏至少要3年,现在羔羊当年出栏,周转快、卖价高,上世纪80年代末,畜牧业一度成为海北藏族自治州的亮点。

  “三江源国家公园是科研的处女地”

  扎根青藏高原,这不仅是生活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事业的选择。这里在生态治理和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面貌等很多方面需要开展科研工作,只要你静下心来,全身心投入进去,肯定能出成果。赵新全时常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37年来,赵新全的足迹踏遍青藏高原的山山水水。作为研究所学科团组首席科学家,赵新全主持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科学院A类战略先导专项项目、基金委重点项目等20余项。组建中国科学院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有效促进了青藏高原草地畜牧业持续发展,支撑了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和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与此同时, 围绕放牧活动和气候变化如何影响草地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系统揭示了草地退化成因和机制,为退化草地生态恢复和可持续管理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科学依据。围绕青藏高原草地畜牧业生产营养非平衡性及退化草地生态恢复的重大需求,制定了退化草地等级划分标准及分类恢复技术规程及相关关键技术,有力促进了草牧业培育与草地生态保护协同发展。

  2018年8月,中国科学院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赵新全当即从四川返回青海忙碌了起来。

  在谈到国家公园建设过程中如何协调民生改善的问题时,赵新全创新性地提出,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功能区划中增加外围支撑区的方案,处理好家畜和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合理配置资源空间,支撑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科学化管理。

  “做生态工作必须在第一线”

  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是在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和青海省科技厅重大招标项目的支持下开展的,整个科考持续5年,每年都会组织1至2次大型科学考察。

  2017年8月19日,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式启动。这次青藏科考定位国家重大需求和国际科学前沿,聚焦水、生态和人类活动,揭示过去50年来环境变化过程与机制及其对人类社会的影响,预测这一地区地球系统行为的不确定性,评估战略资源储备、资源环境承载力和灾害风险,提出亚洲水塔与生态安全屏障的环境保护战略,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和“一带一路”国家倡议服务。

  作为青藏高原第二次科考中的研究人员,赵新全深知这对科技工作者来说是一个认识青藏高原的难得机会。

  带着4个任务和7个子专题,赵新全再一次带着年轻人四五十天在三江源地区实地考察,获得了很多第一手的数据和资料,发表论文上百篇。

  在科考中,赵新全和队员们研究得出,三江源地区正在整体变绿、区域生物多样性恢复成效显著、生态资产质量提高、固—液水资源失衡、放牧管理仍然需要关注等成果。

  赵新全深知,当今社会各行各业对科技的需求如此强烈,对于科技工作者来说,更多的是让研究成果有出口,通过应用体现科学研究的价值。为此,赵新全积极建言推动,建设星空地一体化监测的数字三江源及国家公园,并提出了建设青藏高原生命标本库、实施以“机会成本+管护成本”为原则的补偿标准,加大生态补偿力度进一步解决草畜平衡和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从三江源地区返回西宁,赵新全翻看着电脑中的照片,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通过看图说话的模式,写一系列科普故事。

  “一路上,藏野驴似乎在跟我们的越野车赛跑,6只狼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高兴地发现,野生动物更野了。”赵新全从藏野驴的交配和产崽期为什么都在8月,鼠兔其实是生态系统的关键物种等话题说起,通过一个个动物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并爱护三江源,了解青藏高原这本读不完的“天书”。

(原载于《青海日报》 2020-11-18 03版)

打印 责任编辑:董凯悦
  • 杨祝良:行走在高山峡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